页面载入中...

国家图书馆2020年春节活动发布 年初一馆长给读者拜年

Q: 如你所说,我们恐惧的是过去,不是未来。在这样的语境下,你认为艺术家的责任是什么?

A: 在西方,最近时常被谈论的是关于奴隶制度赔偿的问题。反对赔偿的人认为我们不用对300年前发生的事情负责。但是当你开始研究奴隶制时,你会发觉它的残余仍然存在,只是以不同的方式在当下社会中运作罢了。奴隶制的外在形式消失了,但我们从来没有真正摆脱过它。

这同时关系到对于艺术品的态度。艺术品是世界的一部分,艺术家也是世界的一部分。艺术家以创造对话和创作艺术品的方式作为催化剂,来推进社会探讨问题,这是我认为的艺术家的责任。就像著名美国艺术家布鲁斯·瑙曼(Bruce Nauman)所说,艺术家只提出问题而不给出答案。这也是为什么我给学生上课时,强调评论(critique)环节不是要带着主观色彩的去判断对错,而是去创造疑问,为学习提供一个对话的语境。

 

  从市内各处集中起来被带到江边的这些老少男人,仅用步枪是来不及将他们都杀尽的,于是从东西两侧用机枪的交叉火力射杀。。。。。。一眼望去,码头一带变成了层层堆积的黑色的尸山。在那些尸体之间晃动着蠢动的人影,50人、100人,他们将尸体拖到岸边仍到扬子江里。挣扎的呻吟,流淌着血,抽筋的手足,加上犹如哑剧般的寂静。可以隐约地看见对岸了。如同月夜的沼泽,码头一带发着暗光。那是血。

  一会儿,作业终于结束了。“苦力们”在对岸被排成一排。“哒哒哒。。。。”机枪声响起。身体向后倒下,又翻转过来,这群人犹如跳舞一般掉入江中。就这样结束了。从摇摇晃晃向下游驶去的汽船上射出的枪弹穿过水面,溅起几条水波,随即消失。

  “大概两万人。”(略)

  面对日军疯狂的屠杀,也有部分百姓奋勇反抗残暴的日军,但却惨遭日军毒手,被活活烧死。关于这个情况,藤原审尔写的《众所周知的事—百万支那派遣军造成的中国妇女受难记》一书记载道:

admin
国家图书馆2020年春节活动发布 年初一馆长给读者拜年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