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山西高校文化创意2020创新力对话会》开启

  桑贝作品

  而桑贝的幽默在陈赛看来是善意的。“他反讽但不嘲讽,他反讽的那些人,也包括他自己。他不是居高临下尖锐地去批判什么人,他永远都把自己当成嘲讽的对象,所以他的幽默里始终带着这种善意的、温暖的、忧伤的一面,就好像有些事情你没有办法,但是大家都了解,我们其实都一样。”

  桑贝作品

  桑贝是个孩子气的人,他稚气未脱的行为会让旁人觉得他神经兮兮的,他也觉得自己“很傻很天真”。他用作品保护了自己的天真,有人会质疑这种想象的不真实,但正如译者任凌云的亲身感受,当体会过了真正的沉重,就能感受到桑贝笔下的“幸福”带来的治愈感——

  禾楼舞的演出一般都是在丰收以后,人们跳舞为了酬神,便有了从请神到送神的完整过程,送神以后还有上楼台、调雨、倒禾楼三节,这也是禾楼舞相比较于其他傩戏的独特之处。此外,禾楼舞本身也带有极强的观赏性,儒释道三教的渗入,并与中国神话和民间文化相互渗透,进一步巩固了影响力;而禾楼舞也逐渐由原来的以酬神、娱神向娱人演进。值得注意的是当代的禾楼舞虽然也是远古傩戏的一支,但是相对于其他地方的傩戏,受三教神话影响并不大。

  可以说,禾楼舞的发展,经历了从畏神到敬神、从娱神到娱人、从神话化到艺术化的进程,其间不断吸收了各种中国神话传说、民间说唱,这极大丰富了傩祭的内容,尤其是这之中神的“人化”,使得娱人成分不断增强。

  禾楼舞唱腔独特,节奏感强,能随着舞者的感情变化而起伏,优美明快,词句流畅押韵,曲调生动悦耳,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和地方特色。禾楼舞者戴面罩,头顶蓑帽,足蹬麻鞋,身穿黑衣,一幅少数民族装束,手持火把围绕火堆亦歌亦舞,而看者围着温暖火堆在河滩竹林边观赏,在古朴而悠扬的音符下,沉醉而不能自拔。

  禾楼舞舞者的面具多是滑稽可笑、古朴幼稚的,不以现实人模为依据,这种自由任意的娱人与滑稽性审美追求显然是内在统一的,它所表达出的象征美感体现了南江人在漫长而艰苦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凝聚的精神,吸引族人心理的向心力,以形成群体的团结、统一、秩序,增强群体为生存而拼搏的斗志,它是南江人群体意识的象征,洋溢着一种浪漫主义情怀。

admin
《山西高校文化创意2020创新力对话会》开启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