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我的名人,我的城! “天府成都·十大文化名人”闪亮揭晓!

  第三幅的处理难度最大,恰如诗词的“起承转合”之法。首句宜激越,次句宜舒展,三句宜迥远,四句宜安妥。第三幅不仅加强了字与字之间的疏密虚实变化,更加强了错落倚让的变化。“及春我”三字,转左顾右,在狭小的空间中追求横纵的变化;“歌月徘徊我舞”极尽挥洒,一任自然,章法开阔,“我”字用行书,进行节奏的调配……

  第四幅则如一曲交响乐的结尾,徐徐收束,余音袅袅。款识的书写也是颇将章法,在有限的小空间中取得无限的变化。

  通观四条屏的布置,别具匠心。草法纯熟而时时流露出己意。用笔爽利又极为沉着。第一幅沉郁,第二幅疏朗,第三幅跌宕,第四幅安泰。

  郭志鸿老师有一件篆书作品,上书“书不读秦汉以下”。这句话不仅仅用在对中国古典文献的研习,也同样适用于对书法艺术的取法。郭志鸿的作品取法高古,心摹手追,穷尽心力,以期能突破古人藩篱。《留余》一作用金文书写,凝练通达;小行书简古流畅,颇得帖学一脉精髓。其所书《般若波罗蜜心经》更体现了郭志鸿在楷书上的深厚功力,结构谨严,松活自如,有褚书风规,又饶有情味。行书《多识但开》对联则体现了书法家对大字行书的探索,用笔圆转凝练,体势完备,不用萦带而笔笔呼应,气脉贯通。

  落实巡视、审计整改主体责任不到位。

  中央第六巡视组向中国作家协会党组反馈巡视情况

admin
我的名人,我的城! “天府成都·十大文化名人”闪亮揭晓!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