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再见2018:大师谢幕 文艺不散场

  七十岁的麦克尤恩未显老态,谈吐举止温文尔雅,可能由于他小说过于光怪陆离,当怀着各种揣测去看向现实中的麦克尤恩时,倒觉得他过分友好和平静。但是在聊天时,言谈中还是透露出他幽默有趣的一面。

  从《赎罪》《水泥花园》《在切瑟尔海滩上》《最初的爱情,最后的仪式》到近年来的《追日》《坚果壳》......创作力依然旺盛的伊恩·麦克尤恩,某种层面上几乎定义了读者们对英国当代文学的全新认识。

  麦克尤恩谈在自己的工作状态是每天九点就坐在桌前,需要喝咖啡,然后非常努力的先不看报纸,“但是一般都会失败”。“我喜欢一边有一个记事小本,一边是电脑屏幕,我可以来回用。如果我手上有一个手机,我会很难集中精神工作。我夫人用一个软件叫自由飞人,这个软件可以让我们好几个小时不能上网,只能集中精神工作,我写小说写到好的时候写到畅快的时候很难停止,我是逼着自己如果写的好就一直写下去,因为我知道顺畅的一段是会完的,所以如果写的很顺我就逼着自己不能停。”麦克尤恩说。

  你可以走出卡夫卡,但很难活着逃出纳博科夫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中心研究员蔡亮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去年日本将中国定义为“邻国”关系,这种“邻国”不单单指的是地理上的邻近,而是具有战略性意涵。实际上,尽管中日之间的国民感情仍然处于较低水平,但日方已经认识到处理对华关系对于日本国家战略的重要意义。

  “第五份政治文件”受日媒关注

admin
再见2018:大师谢幕 文艺不散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