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单霁翔:紫禁城600岁 “智慧故宫”款款走来

  恶鸟:更应该是趣味变态。趣味如果是恶、怪、坏,都还是有其秩序的,比如萨德的作品,探讨了恶,电影里也非常恶,但是他是有秩序探讨恶的问题。

  那些儿童片,我觉得恶还不准确,纯粹趣味变态。因为cult book里有一本经典的是雅歌塔·克里斯多夫的《恶童日记》。文学艺术性非常高,一种理性的“恶”,因为对于他人的感情及同理心,正是在将一切换算成疼痛程度的“理性化”过程中失落了。和我们观看的那种儿童的恶,差别巨大。

  澎湃新闻:我明白你的意思。我说这些儿童片是恶,主要是从背后制作的人,他们的目的,这种片子传播产生的效果,这些层面讲的。

  在长达六十余年的编辑出版生涯中,赵家璧不仅在编辑出版上有着卓越的贡献,而且在创作、翻译以及文学研究、编辑出版理论等方面也均有建树,在国内享有广泛的影响。

  从1927年开始,赵家璧先后在《晨曦》《小说月报》《中国学生》《申报》《现代》《文饭小品》《作家》《中流》《烽火》《文学》《文艺风景》《文艺新潮》《译文》等发表了大量作品,题材不一,有抒情散文、时政议论、小说评价、文学翻译等等,这些作品反映他的文学特质和思想性格,对民国时期的文学研究有一定的资料价值。

  特别是他在《现代》月刊和《文学季刊》上翻译的一系列各国小说界权威的作家分别撰写的“现代小说之动向”,将世界文学的当时最新研究及时带入国人的视野。这些文章后来集结成《欧美小说之动向》出版。而他自己撰写的有关美国文学的评论,集结成《新传统》出版,对忽视美国文学的中国大众起开风气的创新意义。

  1970年代,赵家璧相继翻译了《漫长的革命》《国际事务概览》《赫鲁晓夫回忆录》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史》等外文著作,总数约达七十多万字。80年代,撰写了自己职业生涯的回忆录,将自己与鲁迅、蔡元培、茅盾、郑伯奇、郑振铎、徐志摩、老舍、靳以等师友的交谊一一记录,集结成《编辑忆旧》《书比人长寿》《文坛故旧录》《回顾与展望》出版,均为非常有价值的出版史料。

admin
单霁翔:紫禁城600岁 “智慧故宫”款款走来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